日賺十萬的口罩印鈔機,正變碎鈔機

2020-04-07 行業研究互聯網思維市場營銷

展示量: 68213

 

 
 
 
口罩出海生意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賺錢的賺翻,賠錢的也賠翻 ,“印鈔機”一不小心就會變成“碎鈔機”。

 

3月2日,國家發改委宣布,中國口罩日產能、日產量連續快速增長,雙雙突破1億只。

 

國內的口罩慌,正在逐步得到緩解,身價漲了數十倍的口罩,其價格在慢慢回落,國內疫情也得到了有效控制。

 

但與之相反的是,海外的疫情愈發嚴重,根據公開數據統計,目前除中國外,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人數已經突破百萬大關,這讓許多人看到了口罩出海的商機。

 

“現在每天都有幾十人找上門要口罩,只要有現貨分分鐘就能出掉,根本不愁銷路”,做跨境電商生意的陳國華說。

 

海外疫情爆發后,陳國華順勢做起了口罩出海的生意,作為中間渠道商,他對內聯系國內工廠,對外溝通海外貿易商,現在每天的工作除了找貨源,就是安排發貨。

 

然而,陳國華表示,他見過口罩廠投入百萬當天回本的魔幻,他自己也經歷過日賺10萬的刺激,但口罩出海生意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賺錢的賺翻,賠錢的也賠翻 ,“印鈔機”一不小心就會變成“碎鈔機”。

 

以下為陳國華自述:

 

口罩分水嶺:低端產能過剩,高端供不應求
 

 

我做了十多年的跨境電商生意,之前從來沒接觸過口罩,海外疫情爆發后,大批客戶找上來問我們賣不賣口罩,這才開始做起口罩出口的生意。

 

因為我做服裝生意,很快打聽到之前合作的服裝廠,現在大部分都購買了口罩機,做起了口罩的生意,所以很快找到了貨源。

 

雖然現在國內口罩產量起來了,但海外市場不需要一次性口罩,需要的是KN95、N95這種相對高端的口罩。

 

但口罩出口的生意,并沒有那么好做,不斷提升的口罩標準,讓我們很被動。

 

原先美國疾控中心(CDC)放開了口罩標準,宣布符合中國標準的KN95等型號口罩,可以作為N95口罩的替代品。

 

得知這個消息后,我們就一直在做KN95口罩的生意,基本上一周能賣十幾萬個口罩。

 

可是3月28日美國FDA(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突然宣布符合中國生產標準的口罩沒用,也就是說我們之前辛辛苦苦找到的KN95口罩生產線全部作廢,現在大家需要重新找符合美國NIOSH(美國國家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認證的N95口罩。

 

原先歐洲也允許中國標準的民用口罩進入,現在也不行了,一定要符合歐洲FFP系列標準的口罩,才能進入歐洲,總體上口罩出口的標準越來越高了。

 

目前,只要海外宣布哪種型號的口罩符合標準,這款口罩絕對熱賣,其他型號口罩價格立馬回落。

 

基本上,每周出口的口罩標準就會變化一次,口罩的價格也是一天一個價,高標準的口罩越來越貴,一次性口罩價格越來越低。

 

我現在積壓了幾萬個N95口罩的訂單,好幾個客戶的貨都沒交齊,客戶一直在催。而且現在每接到5筆訂單,就會退2筆回去,因為實在找不到貨源,沒辦法供貨,只能給客戶退款。

 

工廠四處通吃,現貨倒手賺十萬
 

 

現在的口罩市場真是刷新了整個圈子的職業道德,尤其是口罩工廠,一直交不出貨,像是擠牙膏一樣,催一下給一點,我們經常被拖貨。

 

大部分口罩廠完全沒有信用,我付錢買現貨,他給你期貨,有甚者連期貨也拿不到。過了一段時間后想要拿貨,必須接受漲了一輪的價格,毫無誠信可言。 

 

大多數小工廠都是先拿到我們預付的訂單錢,再拿這些錢去買原材料,等到口罩出貨的時候,工廠就成了拍賣行,買家誰出價高,誰就能拿到貨。

 

我們好幾批訂單都被人半路截胡了,有次我按照14元的價格去工廠訂貨,全款都付了,但是突然有人殺出來,跑到工廠出價15元買貨,工廠直接把貨賣給了別人。

 

拿不到貨,我們只能緊急找下一家工廠。同一個工廠接著等下去,也不可能按照14元的價格出貨,他們寧可付我違約金,反正工廠已經賺到足夠的錢了。

 

短時間內實在是找不到工廠出貨,我們只能從其他渠道商那邊高價收購口罩。海外客戶還在等著我的口罩,根本沒有時間和工廠扯皮,吃虧也沒辦法。 

 

現在我已經派人去工廠蹲點了,哪里有符合標準的口罩,我就把人派到哪里去拿貨。目前,每天差不多可以拿到一兩萬個口罩,加個10%的利潤,一個小時就能出售給面向海外用戶的渠道商。

 

口罩廠也精明得很,大廠一般會接10萬個以上的大訂單保底,再接點幾千、幾萬的小訂單賺錢。

 

因為大訂單會壓價,小訂單出貨價更高,所以很多工廠都私接不少小訂單。如果產品做得不錯,有些買家也會集合起來,一起到工廠下單,這樣拿貨價低,賺得也更多。

 

現在口罩現貨就像是股票,一分鐘一個價,前一分鐘可能沒人買,但后一分鐘買賣的人多了,價格就漲起來了。

 

我們也會遇到客戶退單的情況,因為現在海外國家的標準隨時在變化,之前生產的口罩不符合現有標準,客戶就會退單,我們也不能不退,畢竟以后還要合作其他的生意。

 

不過有時候退單反而賺得更多,有次我剛拿到退貨的口罩,當天下午這批口罩就有其他客戶要,而且價格還漲了1.3元,倒手賺了差不多10萬。

 

各方涌入掘金,「印鈔機」變「碎鈔機」
 

 

做口罩出口生意,海外的分銷商最賺錢,我們從國內工廠拿貨,一個N95口罩拿貨價在15元到20元人民幣之間,但現在海外電商平臺N95口罩基本都賣10美金以上。

 

現在國內分銷商的價格被壓得很低,我賺得最少的一次,一個口罩只賺一毛錢,但海外分銷商轉手國外,一個口罩至少賺一美金,相差整整70倍。

 

真是渠道為王??!海外分銷商(在此特指面向經銷商的中間商)只要找到貨,完全不愁沒買家,那些海外的經銷商(直面終端客戶的中間商)都求著分銷商可以勻點貨給他們。

 

但即使賺不到多少錢,也只能走傳統外貿渠道,因為在海外電商平臺售賣口罩,一方面管制比較嚴格,我們沒有資格售賣,另一方面通過海外電商平臺賣,會被限價。

 

在亞馬遜賣一個口罩只能賺0.5美金,還不包含倉儲、運費、人工等各種費用,所以根本賺不到錢,我們干脆放棄了海外電商平臺。

 

現在我們拿到的口罩都對接給外貿公司以及一些物流公司。很多物流公司有海外客戶,這樣既能賺一筆口罩錢,還能賺一筆運費錢,兩頭吃。

 

每天的物流價格也在變,最開始每公斤收費40元,現在已經漲到了每公斤100元。

 

同時我們感覺市面上的口罩廠太亂了,60%的工廠完全沒有所謂的無菌車間,大部分買個口罩機就干起來了。

 

我去過一次口罩生產車間,根本沒法看,里面全是灰塵不說,車間工人既不戴口罩,也不戴手套,直接用手整理口罩。

 

這樣生產出來的口罩誰敢用,誰敢戴在臉上?

 

現在工廠資格證書也都是花錢買的,有些甚至不用買,口罩廠之間互相掛靠。比如A工廠有各類許可證,B工廠什么都沒有,那B工廠生產的口罩掛到A工廠,通過A工廠走貨就行了。

 

這種情況的出現,是因為在N95這類高標準口罩太缺了,有生產能力的口罩廠做不過來,很多訂單都是大口罩廠拿到后,再分給底下大大小小的口罩廠,相當于一起湊單完成。

 

現在國內很多小口罩廠都是服裝廠、機電廠臨時改裝的,相關設備、技術也達不到標準。

 

最瘋狂的時候,我知道有家工廠花了100萬買了一臺口罩機,當天接到百萬訂單,直接收回成本。之前大家都說,運轉的口罩機都是印鈔機。

 

不過,最近已經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在出售口罩機。

 

現在國外口罩標準變高,沒跟上標準的口罩機只能被淘汰。國內一次性口罩陷入產能過剩,后面涌進來的人既賺不到錢,還可能賠進去購買機器的錢,再不快點出手真是“印鈔機”變“碎鈔機”了。

 

盡管做口罩出口能賺錢,但我已經讓公司其他人恢復正常工作了。賺波快錢撤了就得了,我還要做長久生意,而且我預感口罩生意不會持續很久了。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排列5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