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工10天緊急叫停,擱淺在搖籃里的“影院復工”

2020-03-30 行業研究互聯網思維市場營銷

展示量: 68568

 

 
 
3月27日晚,全國各大影院陸續收到停業通知,原本已經進入復工初期的影院們遭遇緊急叫停,情況又恢復到了兩個月前。

 

“緊急通知:接國家電影局通知,所有影院暫不復業,已復業的立即暫停營業。具體復業時間等國家電影局通知,請務必知悉。”3月27日晚,全國各大影院陸續收到停業通知,原本已經進入復工初期的影院們遭遇緊急叫停,情況又恢復到了兩個月前。

 

“感覺是當頭一棒。”某影院經理這樣說。收到停業通知時,這家影城正在準備復工,“原本準備4月2號開業。”在這之前,國內已經有529家影院開業,3月28日,上海原本有205家影院也將迎來開業,但是“剎車”來得突如其來又不可抗拒。

 

這對影院行業而言,是兩方面的影響。一方面,部分已經開始營業的影院需要進行小規模退票處理,同時承擔影院二度停業帶來的成本損失,而影院長時間無法營業,行業焦慮在加深。某電影從業人員表示,“這兩年影院競爭越來越激烈,顧客越來越理性,影院利潤不斷下降。如果再長時間不開業很多影院資金鏈將徹底斷裂。”

 

另一方面,則是心理層面上的沖擊。“成本是一回事,因為現階段基本上影院營業也是賠錢,主要是信心上的打擊吧。”影城經理感嘆。

 

3月16日國內影院開始小規模復工,《戰狼2》《何以為家》《復仇者聯盟1-4》等20部中外經典影片計劃復映,雖然票房大盤與觀影人次都十分冷淡,但是行業隱隱看見一切走向正軌的希望。然而10天后,一切再度停擺,行業大起大落,從業人員們則是五味雜陳。

 

但所有人也都知道,這是一個不可避免的過程,面對災難,勝利的到來總是一波三折。

 

復工又停工,影院“難念的經”

 

輿論市場一直討論的問題是,現階段影院應不應該復工?這是一個現實與情理兩難全的問題。

 

從觀眾市場來講,大部分觀眾尚未做好觀影準備。有媒體在微博上發起投票,“近期你會去電影院看電影嗎?”,投票人數達到38.4萬,其中30.7萬人選擇了“不去,老老實實宅在家里看吧”。公眾的這一多數性選擇一定程度是由于影院現階段只能以低成本的老片復映方式試水開業,經典影片雖然有IP價值與情懷效應,但是疫情之下對觀眾的吸引力有限而造成的。

 

此前行業預想中的“報復性觀影潮”并沒有迅速到來,公眾比想象中更加理性。

 

從疫情發展情況而言,隱患無法完全避免,還未到放松警惕的時刻。3月28日,河南省漯河市對外通報,新冠肺炎新增1例確診病例,同時截至3月29日12時,北京市累計報告境外輸入確診病例161例。疫情傳播并未斷絕,仍舊需要嚴格防疫,避免人員交流與群聚性活動。這就意味著,現階段空間相對封閉、人員流動性大的電影院并不是一個最佳活動場所。

 

但從電影行業情況而言,影院的長期停業已經造成了不小的生存壓力。除去這段時間短暫的復映時間,全國影院已經停業超過兩個月,而這兩個月的時間國內票房產出能力最大的春節檔“流產”,2020年第一季度電影產業上下游各環都面臨損失。

 

某影業負責人介紹,“我們這次損失很大,具體的數字還沒有確認,但是一直在上升。”

 

參考2019年同期票房數據,據國家電影專資辦數據統計,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電影票房為186.14億。中商產業研究院預計,2020年中國電影票房將比預期目標減少百億左右票房。

 

而對于各類影院而言,2020年第一季度的缺失對全年收入產生重大影響。“一二線大城市影院春節月的票房可能占到全年票房的15%左右,三四線城市一些小影院春節月票房可能要占到全年票房的30%-40%。”某電影從業人員說。

 

而在資本市場上,院線股起伏不定,從3月20日-27日,金逸影城、萬達電影、上海電影區間漲幅均超過6%,今天除了金逸影視,上海電影、萬達電影、橫店影視、長城影視等股價均出現帶跌。

 

同時,行業內一部分影院已經被動洗牌出局。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2月29日,今年前兩月,影院類企業新增不到8千家,與2019年同期相比,我國影院類企業新增數量下滑25%。截止3月27日,2020年已有2263家影院類企業已注銷。

 

“如果影院停業再往后延續兩個月,那應該很多中小影院會倒閉。”一位電影行業資深經理人透露。“理論上,影院盈利除了票務收入,還有食品飲料、衍生品銷售、廣告等收入,但實際上,三四線城市的中小影院主要依靠大檔期的票務收入維持運營,資金鏈條本來就很脆弱,疫情沖擊下,情況并不樂觀。從業者也很有壓力,很多影投公司也只給員工底薪或者最低生活保障。”

 

或許可以看出現實條件與影院行業之間的矛盾。疫情影響還在持續,影院復工的理想時機還未到來,但是電影行業兩個月甚至更長的空窗期,給影院帶來了運營壓力,影院期待復工。

 

這實際上并不是一個特例故事,但春節檔這個時機將電影產業的損失進一步放大。

 

“新冠病毒肆意造成了各行各業的停工,電影最重要的檔期——春節檔的停工,給所有影院都帶來巨大的損失。”大地院線董事方斌說。

 

而影院不能輕易復工,因為它意味著一個信號。“影院行業在各個國家的老百姓心目中或許是疫情等級風向標一樣的存在,當各國宣布影院停業時,說明疫情真的很嚴重;反之,當影院恢復營業時,說明戰勝疫情了。”

 

而這次,影院的再次停工,是防止疫情控制出現任何意外,也示意公眾,勝利還未完全到來。

 

新片上映風險大,電影行業何時復蘇?

 

現在詢問電影行業內各人員,預計影院何時能正常營業、行業復蘇?得到的答案并不相同。樂觀的人預計“大概五一檔吧”,保守的人預計“六月初吧”,也有人感到迷茫,“現在沒法說什么時候能夠開業”。

 

而行業內老生常談的問題是,影院開業后是否有足夠的電影能夠放映?此前影院開業選擇復映老片,或許能夠體現一定的問題。

 

“因為各地受疫情影響的程度不同,同時也沒有發行方愿意在這個時期發行新片,所以個別地區個別影院進行復映片預熱,滿足觀眾觀影需求。”大地院線董事方斌說。

 

復映老片是一個過渡手段,一方面以老片低價營銷獲取客流量,作為一種暖場手段,吸引公眾對電影的關注;另一方面解決電影市場內容缺乏的問題。

 

疫情沖擊,電影產業既期待著復工,但也害怕復工后的冷淡市場。燈塔數據顯示,3月27在平臺統計的194家影院中,有50多家影院票房0收入,80多家影院票房收入在100元以下。

 

這意味著,新片在復工初期上映,要面臨一定的風險。尤其是大體量電影,背后牽扯著數十家出品發行方,對票房市場有著相當的期待,從上游制作到決定檔期、下游發行、電影營銷、爭取排片等要經歷一個精密的策劃流程,這類電影或許并不愿意在市場慘淡之時冒險入場。

 

大部分發行方或許是保持著謹慎態度。某影業負責人表示,“今年影片發行預計不會有太重量的片子上映,行業需要觀望。”

 

這同樣是一個矛盾問題,所有人都在等待影院營業、市場復蘇,但是作為先鋒部隊需要勇氣,大部分發行方在小心試探。“好多發行公司在問,影院什么時候營業,影院開業一段時間后,市場慢慢恢復,大家就會開始投放新片。但如果市場一直不好,那肯定很多電影都不敢投放了。”影院經理說。

 

同時,這也是一個無解的問題,電影不敢冒險影院放映,同樣不會輕易選擇線上放映。不管是國內還是全球范圍,影院是電影放映的主要渠道,即便Netflix屢屢打破電影市場傳統規則,但是大部分大體量電影依舊堅持影院放映。一方面,流媒體不能代替影院電影放映通過技術達到的觀影體驗;另一方面,流媒體的平臺承載能力,不能完全消化爆款電影產生的票房收入與周邊紅利。

 

疫情期間,有《囧媽》《肥龍過江》《大贏家》等電影進行線上放映,片方獲取版權費用,流媒體平臺獲取用戶流量,但這意味著電影在票房市場失去競爭力。

 

“影院是渠道,沒有了這個主要渠道,制片方肯定壓力很大。流媒體也是一個渠道,但不是什么電影都能賣出去,也不是每部電影都能賣得好。”

 

于是現階段,電影行業能做的似乎只有繼續守望,這份守望是堅持也是責任,“當前的防疫防控工作還在持續,在面對其它行業陸續復工的情況下,電影人迫切想要復工的心態也是人之常情。但影院封閉的場地特性和社交屬性確實給防控工作帶來一定的隱患,服從大局更是電影從業者們的社會責任和擔當。”大地院線董事方斌說。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排列5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