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擦干眼淚,電影人如何自救?

2020-03-16 行業研究互聯網思維市場營銷

展示量: 78713

 

春節、情人節兩個檔期二十多部影片全部撤檔,橫店影視城里的劇組停工,影視公司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虧損翻倍。

 

「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強大?!惯@句尼采的名言是對疫情中的各行各業最好的概括。

 

雖然黑天鵝帶來了風險、沖擊、壓力、不確定性,但時至今日,人們正在通過反脆弱式的應變避免損失,甚至在更為長遠的時間維度下,因此“獲利”。

 

受到巨大沖擊的餐飲業通過外賣業務和線上售賣食材的方式增加收入,完全停擺的文旅行業用線上“云旅游”救市,夜店在短視頻平臺直播開啟了“云蹦迪”模式,線下教育行業轉移到了線上的“云課堂”。

 

影視行業在這場疫情中無法幸免。春節、情人節兩個檔期二十多部影片全部撤檔,橫店影視城里的劇組停工,影視公司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虧損翻倍。

 

但這也是苦海滌金的絕佳時機。損失已無法避免,如何于危機中尋找生機,正是影視行業所有從業者必須面對的挑戰。

 

停擺的劇組與永動的制片

 

從“源頭”說起,影視劇攝制目前是一個由“人”來驅動的行業,需要大量工作人員線下聚集展開拍攝工作。通常,一個劇組由制片、導演、演員、攝影、燈光、場務等多個組構成,人員總數幾乎都在兩三百。

 

因此,疫情一爆發,劇組都遭遇了停擺。據公開數據,光是橫店,在1月27日后有20個在拍劇組和11個籌備劇組,從業人員共有六千多人。而停工就意味著每個劇組無產出但仍要為上百人支付開銷。古裝網劇《清落》的制作人陳益韜就曾在微博表示,停工后一天要虧損五十萬。

 

只要沒回去,待在劇組的都給發工資。”一位攝像介紹道,這意味著原地待命,隨時復工。

 

劇組遇到的實屬“無解題”,所有人只能等待。好消息是,橫店影視城已經于2月13日開始逐步復工,分階段穩步推進實施。而如貴州等疫情較輕的其他地區,一些劇組也已投入到加班趕進度的節奏。而陳益韜也發微博表示,《清落》正在積極報備等待復工審批通過,還提前拿到了優酷平臺的中期款,實屬雪中送炭。

 

在影視行業上游,急需恢復的不只是拍攝工作。制作前的項目開發、前期籌備工作以及制作后的看片審片工作同樣需要正常進行,才能保證整個公司及行業的正常運作。在疫情影響下,這些工作不得不轉移至線上。

 

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影視行業工作的特殊性以及從業者長期在線下推進工作的習慣,真正把工作搬到通用型的線上辦公平臺其實仍有困難。北京五一七影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副總監趙美蓉表示,疫情讓影視工作者措手不及,已成片的項目如何推向市場、計劃籌備中的項目如何開展工作等種種問題每天都盤旋在腦海中不知如何解決。

 

而這其實也暴露出了一個問題:國內影視數字化管理起步晚,影視制片全流程數字化還遠沒有普及。

 

在海外,Movie Magic Budgeting是使用最廣泛的預算和成本估算工具,影視從業者可以通過應用程序創建編輯各種規模的全面預算與收支工作,同時也可以高效把控和監管工作流程,讓團隊做出最好的生產決策。

 

在國內,互聯網行業的項目管理也早就做到了數字化,例如Teambition等工具的項目管理功能已經非常成熟,從項目的直觀展示、團隊的分工到工作進度的確認全都可以高效實現。再加上風口上的在線協同辦公,在釘釘、飛書、企業微信等工具的推助下,業務線上化的浪潮已經來臨。

 

疫情是危機,也是影視工業化的加速器。

 

更多影視制片全流程數字化管理平臺將會在這一特殊時期提升行業認知度,頭部幾家成熟的影視制片管理系統也會獲得更多從業者認可。

 

例如在去年6月的上海電視節期間,阿里影業推出了影視制片全流程的數字化管理平臺云尚制片,該平臺可以實現制片流程數字化、數據實時共享以及預算和支出的強監控。

 

在這次疫情期間,云尚制片主要為影視公司和劇組提供了遠程辦公、云看片和直播培訓三項服務。

 

2月3日開工首日,云尚制片發布“影視行業遠程辦公指南”,為眾多影視公司提供定制化遠程復工線上解決方案,方案在圈內快速擴散,解決了大家的燃眉之急。而針對原本“線下審片”遇阻的情況,云尚制片也臨時成立項目組,歷時7天緊急上線“云看片”功能。

 

北京五一七影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副總監趙美蓉介紹,有了云尚制片的遠程復工解決方案,團隊籌備建組工作也因此得以順利開展。“‘云看片’更是非常驚喜,不管是流暢度還是安全性都有保障,讓我們的影視項目審片工作得以順利進行。”

 

疫情期間,云尚制片還啟動“云尚影視制片直播沙龍”項目,每周一期,為項目暫停、無法復工的影視人提供學習渠道,提升專業技能。大白小黑制片人翁倩茹表示,云尚直播沙龍每一期主題都切中當下熱點與痛點,從劇本、制作、風險點等多個層面,結合真實實操案例邀請專家分享,幫助大家在疫情期間消除擔憂、及時充電,干貨滿滿、讓人受益匪淺。”據悉,云尚直播沙龍目前已舉辦3期,累計參與人2200人。

 

及時的行動,已讓云尚制片獲得了不少正向反饋。

 

影院的止損術,線下生意靜待反彈

 

相比于可以線上化的制片環節,線下影院就沒那么幸運了。

 

疫情已持續一個月,接連失去春節檔和情人節檔兩個重要檔期的影院目前仍無法正常營業,雖然行業已在2月底發布了“復工準備工作建議”,但大眾對于此類人群密集度極高的場所重新開業展現出了明顯的抵觸情緒。

 

另外,即使疫情有所緩解影院得以重新開業,由于大眾仍在恐慌情緒中,影院觀影人數也不會很快回升至正常水準。據艾瑞咨詢數據,疫情結束后觀影指數為-0.15,四線及以下城市用戶、低收入用戶對觀影有更悲觀的預期。

 

除了票房收入的損失,影院更大的壓力來自于持續損耗的成本。據艾瑞咨詢的數據顯示,某二線城市典型連鎖影院每月至少要付50萬的員工工資、物業費、租金以及社???。

 

珠江影業旗下華影青宮影城店長沈艷介紹,雖然現在員工工資是只發一些生活費,但其他如租金、管理等固定支出項還是要照常付。

 

為了盡可能減少成本損失、走出無收入狀態,影院開始了囤積賣品的外賣業務。

 

2月起,全國各地影院陸續開始售賣爆米花、烤腸、可樂等包裝類食品,萬達、金逸等多家連鎖影院開始通過微博、微信展開電商業務。

 

但此時影院暴露出的問題,是線上平臺的運營水平參差不齊。

 

據影城店長沈艷表示,各家影院都有做自媒體及線上平臺,但做得好不好就是另一碼事了。影院也并非完全不重視線上,只是大眾習慣于在票務平臺買票、在線下買零食,影院的線上銷售模式一直不被關注。

 

沈艷表示,餓了么這一平臺的加入很大程度上解決了這一問題。近期,阿里影業旗下的影院數智化經營服務平臺鳳凰云智聯合餓了么推出了“影院賣品外送”業務,可以幫助影院減輕資金壓力。這也是首個普通消費者可以簡單直接購買影院賣品的平臺。

 

據公開信息顯示,“影院賣品外送”業務由阿里影業在江蘇的一名地網員工在2月中旬率先提出,聯系當地餓了么率先發起,很快該項目變成一項全國性業務。截至目前已有萬達影城、太平洋影城、金逸影城等近20家影管公司達成了合作意向,預計能夠覆蓋全國超1000家影院的外賣需求。

 

與此同時,一直歇業的影院并非完全停止了工作,日常的消毒清潔、設別維護工作仍在持續,并且每天會有員工進行值班工作。

 

沈艷表示,鳳凰云智也正在準備為影院提供防疫方面的支持。例如云智商城協同1688企業購,將消毒液、酒精等防疫物資提供給了影院貨源支持。并且鳳凰云智還上線了健康打卡功能,影院可以更清晰了解員工身體健康狀況,為安全復工做好了準備。

 

另外,據沈艷介紹,雖然目前已有針對影院的扶持政策和專項資金補貼,但因為各單位還需對應自己的系統去解讀政策后才能真正推行下去,因此目前影院還沒有實實在在地拿到補貼。

 

鳳凰云智在當下也推出了資金方面的扶持行動,例如為全新開業的影城提供6個月免費服務,提供高質量技術及售后團隊支持,在最大程度上減輕了新開影城的經營壓力。同時,鳳凰云智還會同網商銀行,以及阿里影業旗下的文娛金融保險服務平臺娛樂寶一起,為影院恢復營業提供資金支持,及復工險等相關服務。云智商城也協同內部資源,為影院在云智商城的物資采購提供賬期服務,緩解影院現階段的現金壓力。

 

和影視制作方一樣,影城員工也可以趁此機會進行業務學習和培訓。沈艷表示,在停工期間,員工也在修煉內功。近期,影院員工一直都有關注鳳凰云智開展的直播課程,內容主要包括講解優秀的營銷案例、有效提升營銷轉化等一系列提升影院收入和加強管理辦法。

 

據了解,目前,云智公開課已經上線了第一節課程,3小時內報告人數就已達到了千人,緊急擴充為三群同步直播后,最高在線人數達到了2550人,近九成以上表示愿意再次參加課程,課程質量受到了從業人員的廣泛認可。

 

營銷喘口氣,不如搞學習

 

劇組停拍、項目延期、電影撤檔,一系列事件形成了多米諾骨牌效應,影視營銷就是順勢被推倒的又一張牌。

 

由于無片上映,疫情給影視營銷公司帶來的第一大問題就是項目的延期和取消。

 

無限自在文化董事長朱瑋杰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目前公司投資的網絡劇和電影項目中有四個受疫情影響停機,因為電影院停業也只能延檔或者改為線上發行。所幸,無限自在很早就開始多元化“營銷+”的產業布局,前幾年就完成了股改、在新三板掛牌上市,通過規范經營、提前布局、充實資本,極大增強了企業抗御風險的能力,目前公司資金和業務儲備都相對充裕,資本化進度順利,團隊也十分穩定。目前公司正在準備IPO,同時也在抓緊新項目的開發和籌備,加強團隊的線上交流和培訓,為疫情過后可以預見的市場回暖和業務增長做好充分準備。

 

另外也有春節檔某影片的營銷合作方這樣說,目前營銷公司主要還是在對之前的營銷工作做總結、復盤,同時也為之后片子做準備。何時能復工還不好說,估計至少要到5月份。

 

項目延期意味著影視營銷公司和制片方、影院一樣,也陷入了入不敷出的狀態。

 

由于營銷是一個智力+勞動密集型的行業,因此人力成本比較高。有業內人士告訴,有一部分公司已進行了裁員,有些公司采取了只發70%工資的方式,還有一些公司運用了輪休無薪假,總之在目前這一階段,大家都在通過各種方式來控制成本。

 

與此同時,營銷公司要承受的資金壓力也非常大。

 

據了解,目前營銷公司競爭比較激烈,許多公司為搶到案子都會提供墊款服務,而目前項目暫定,資金壓力就會增大。另外,行業總體宣發費用本身就在下降,因為以前賣給視頻網站的網絡版權費很高,基本好的片子都有幾千萬,片方會用這部分潛在收入來抵宣發費。但現在網絡版權費已整體下降,片方也隨之壓縮宣發成本,這對于大部分議價能力沒那么強的營銷公司來說,服務費也就跟著降了。

 

處于產業上游的公司苦于無法開工,而影視營銷則可能是“無工可開”。在這一情況下,對行業的幫扶首先只能是安撫情緒、問訊困難。

 

從幾家影視營銷公司處了解到,燈塔在2月份就開始對行業客戶進行一對一的拜訪問詢,了解困難。在問訊之后很快發布了一系列市場行業分析報告以及未來營銷發展規劃,內容完全切中了公司當下的諸多痛點,同時也幫助公司減輕恐慌情緒,轉而去更理性思考應對措施和未來的計劃。

 

另外,無法開工的營銷公司也在積極學習充電,為疫情結束后的反彈蓄勢準備。而燈塔近期也在公眾號推出了研究賦能和學院賦能兩個計劃,為從業者提供了更多“干貨”。

 

從燈塔的微信公眾號內容中我們可以看到,如“ 用戶口碑研究系列:尋找打開用戶心門的鑰匙”專題詳細講解了如何預判影片口碑、用戶的評分特征、影響用戶對影片評價的元素以及助力電影票房破圈的核心要素;“燈塔課堂”也已推送了第一課,內容主要是對營銷環節最容易忽視的電影海報物料的價值進行了解讀。

 

據采訪的幾家影視營銷公司表示,燈塔近期推出的直播課程也很有實用性。在燈塔推出的學院賦能計劃中,包含“燈塔學院公開課”、“電影數字化營銷新時代”、“數據百花筒”、“玩轉電影數據”四個主題,主要內容中既有行業精英和專家的直播課程,也有依靠大數據形成的一系列方法論。

 

總結以上來看,面對疫情這樣的“黑天鵝”事件,不論是自救還是援助,影視行業都更加重視如何從中發現問題、得到經驗教訓,并借此機會學習充電,提升行業能力。除了哭慘,這些行動明顯更有益處。

 

而回顧歷史,2003年SARS結束之后,CEPA協議解救香港電影,香港電影就此進入北上合作的新時期。大陸的民營公司獲得了和國營制片廠平起平坐的身份,開始成為電影市場主力。與此同時,在疫情結束之后,一批如《手機》《無間道3》等優秀的經典影視內容涌現出來,并大獲成功。

 

需求一直在,疫情只是按下暫停鍵,再次啟動的時候將加速優勝劣汰。面對黑天鵝,以反脆弱的方式跳出泥沼,才是各行各業通用的轉危為安之法。

 

波動、混亂、壓力、風險,這當中必定也孕育著反彈的蓄力和新生的機遇。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排列5开奖结果今天